內容來自sohu新聞

中國增進與周邊國傢互信 開啟新FTA升級版談判



中國增進與周邊國傢的互信與共贏

10月31日至11月2日,李克強總理出訪韓國,取得豐碩成果,並參加瞭中日韓三國領導人會議,重啟瞭冰封三年的三國合作機制,使東北亞合作再度顯現契機。11月5日至7日,習近平主席又出訪東盟成員國越南和新加坡,推動中國-東盟國傢之間更為密切的經濟合作。

修復政治互信

中國和亞洲一些國傢和地區,由於歷史上遺留下來的問題而形成諸多摩擦,修復和增強中國與這些國傢和地區的政治互信格外重要。

中日韓是東北亞地區的重要國傢。始於上世紀90年代末的三國合作,經過多年努力,取得瞭不少進展。但三年前因日本在歷史問題上的錯誤認識這一機制出現停頓。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三國關系和合作呈現回暖趨勢。今年3月,中日韓外長會議時隔3年在首爾舉行,三方一致同意應本著“正視歷史、面向未來”的精神,妥善處理有關敏感問題,為加強三國合作共同努力,並商定在三方均方便時盡快舉行領導人會議。第六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此次得以重啟,會後還發表瞭《關於東北亞和平與合作的聯合宣言》,這對改善三國有關國傢間的雙邊關系、深化三國各領域合作、推進東亞一體化進程、維護本地區和世界的和平與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三國領導人在會後共同會見記者時闡述瞭對推動三國合作,維護穩定合作的意願。

李克強總理表示,三國領導重申瞭對三國合作的高度重視,一致同意處理好歷史等敏感問題,正視歷史、面向未來。在此基礎上共同致力於地區經濟一體化,攜手邁向2020年實現東亞經濟共同體的目標,為促進亞洲整體振興乃至世界和平發展做出更大貢獻。他表示瞭中方對中日韓合作的重視和希望三國相向而行,把握政治安全與經濟發展“兩個輪子一起轉”的大方向,以對話與合作塑造安全和發展環境的願望。樸槿惠也表示瞭希望通過加強三國合作為東北亞地區和平穩定與發展做出貢獻的願望。

中日韓三國合作秘書處首任中方秘書長楊厚蘭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作為中日韓合作中層級最高的會議,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對推進三國合作具有定方向、定目標的重要戰略指導意義。中日韓加強合跟銀行汽車貸款利息信貸年息高雄汽車貸款作,利在三國,惠及亞洲。重啟三國領導人會議,標志著中日韓合作正式走出困境、步入正軌,邁向新時期。

中國社科院亞太所東北亞研究中心主任樸鍵一認為,過去中日、中韓、韓日雙邊的交流較多,現在借助三邊形式,三個國傢之間的關系將更為穩定,這對於解決朝鮮半島問題也是有好處的。

韓國國立外交院中國研究中心所長丁相基表示,三國之間最重要的是要搞活合作氛圍。由於此前關系冷卻,對其他所有領域都有影響。現在三國領導人聚在一起,以相互合作的氛圍,將此前曾中斷的合作再次重啟,這是最有意義的。

分析人士認為,日本政府右傾舉動增加瞭東亞不確定因素,致使這一定期會議機制中斷,此次重啟將有助於推動中日韓在多邊框架下展開溝通與協商,探討如何通過對話減少分歧。三國再度加深合作雖然有些“姍姍來遲”,但此次三國達成瞭不能擱置亞洲多方面合作的共識,通過瞭東北亞和平合作構想,這對於恢復三國合作制度化將產生促進作用。東北亞存在著經濟合作和人文交流不斷擴大,政治安全合作停滯不前的矛盾。本次會議形成通過對話來解決所有問題的共識,也具有重要意義。未來,東北亞和平合作可以本著先易後難順序解決問題,在過程中積累信任,形成良性循環。

韓國成均館大學成均中國研究所所長李熙玉在評論李克強總理訪韓時認為,此次訪韓為進一步充實韓中戰略合作夥伴關系提出瞭具體政策,並搭建瞭執行政策的平臺。這是實現高層政治穩定化的必要保障,也為韓中兩國共同開拓新市場、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提供瞭保障。李克強總理的六點建議有利於東亞合作制度化、地區經濟一體化,從而有利於探索新的地區合作領域。並且這六點建議使未來一代會成為直面過去、建設新亞洲的主力。因此李克強總理的六點建議是十分實事求是和未來指向型的提案。

接踵而來的習近平主席對越南和新加坡兩個國傢的出訪,同樣也體現出中國領導人對加深與周邊國傢互信合作的努力。

習主席對越南的訪問是十八大以後中國最高領導人的首次訪越。中越雙方在今年4月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訪華期間發表瞭《中越聯合公報》,認為中越兩國政治制度相同、發展道路相近、前途命運相關,兩國發展互為重要機遇。在中越建交65周年之際,雙方高層互訪頻繁,就進一步增進政治互信,加強互利合作,妥善處理分歧,推動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深入發展達成一系列重要共識,為兩國共同應對挑戰,邁向合作共贏的未來指明瞭方向。

對新加坡的訪問不僅是中國國傢元首六年來首次訪新,也是新加坡新一屆內閣組建後接待的第一起國事訪問。正值新加坡建國50周年的“金禧”和中新建交25周年的“銀慶”,習近平主席的出訪就更為有意義。繼新加坡總統陳慶炎7月初對華成功進行國事訪問四個多月後,兩國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實現元首互訪,這在中新關系史上也是第一次。

更為有意義的是,兩岸領導人習近平、馬英九於11月7日在新加坡會面,就推進兩岸關系和平發展交換意見。這一重要見面開啟兩岸領導人直接交流溝通的先河,有利於兩岸雙方增進互信,鞏固共同政治基礎,推進兩岸和平發展,維護臺海和平穩定,是兩岸關系上具有裡程碑意義的大事。

FTA談判重新起步

推動自貿協定(FTA)談判是中國積極推進的一項戰略。此次中國領導人出訪亞洲國傢,除瞭將加速已有自貿區談判進程,還將開啟新的自由貿易協定的升級版談判。

中日韓三國政治關系的回暖給三國經貿合作帶來瞭更多憧憬。三國投資協定已經於去年5月生效,為三國投資者提供瞭更加穩定透明的營商環境。11月2日的中日韓三國領導人會議上對此表示瞭贊賞,並重申將進一步努力加速三國自貿區談判,最終締結全面、高水平和互惠的自貿協定,這讓處於慢跑狀態的三國自貿協定談判重新回到正軌,站在瞭新起點之上。

盡快達成中日韓自貿協定對推進區域一體化進程和全球經濟合作都具有重要意義。中國、日本、韓國是東亞三大主要經濟體,在世界經濟版圖中也占據瞭重要位置。三國人口總數占世界的20%左右,經濟總量占東亞的90%、亞洲的70%、世界的20%,外匯儲備占世界的47%,對外貿易總額和對外投資總額均占世界的 20%。2014年,三國共貢獻瞭亞洲經濟增量的70%和世界經濟增量的36%,是亞洲經濟繁榮的三根支柱和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基石。在當前全球經濟復蘇乏力、新興經濟體面臨下行壓力、亞洲經濟前景成為世界關註焦點的背景下,中日韓加強經貿務實合作必要性不必多言。

三年前正式啟動的中日韓自貿區談判迄今已舉行八輪談判,許多前期研究已經完成。今年12月將在日本舉行自貿區談判第九輪會談。學者認為,建立中日韓自貿區能夠進一步刺激三方之間的貿易合作,對三國經濟發展產生重大推動作用,為建立東亞統一市場奠定基礎。韓國貿易協會國際貿易研究院研究員李鳳傑認為,建立中日韓自貿區不僅會帶來更為緊密的經貿合作,也將開啟亞洲經濟一體化的進程。日本丸紅公司業務主管增田太郎表示,如果中日韓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實現區域貿易自由化,將對三國經濟發展及構建本地區統一市場產生強有力的推動作用,並有助於推動世界經濟復蘇。同時,三國間經貿合作的加強將給三國經濟發展與三國人民獲取物美價廉的商品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

事實上,中日韓自由貿易區的建立,將有利於區域內各國的優勢互補及資源分配,三國都將從中受益。由於國情的差異,日本急需進行產業轉移,韓國急於擺脫狹小國內市場的制約,而中國的產業升級也需要引進先進技術並充分利用外部資源與市場。中日韓自貿區將有利於這一問題的解決。

此前,中日韓自貿協定談判進展緩慢主要受日本方面因素的影響。事實上,現在日本業界對於中日韓FTA談判的進程十分期待。日韓經濟結構有相似之處。目前,中韓已正式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日本迫切希望能盡快與中韓簽署自貿協定,以免直接影響到日本對華出口和經濟合作,甚至可能影響日本經濟復蘇。多項研究也顯示出日本方面對達成中日韓FTA的急迫感。

日本有關經濟團體最近對在華的2萬多傢日資企業進行的調查結果表明,盡管中國經濟面臨下行風險,但95%的在華投資日企表示仍將繼續留在中國尋求更大發展。

日本亞細亞大學教授奧田聰根據韓國和日本政府發表的相關數據推算後認為,在中韓自貿協定生效後的第一年,日本將減少18億美元的商品出口。隨著中韓間關稅逐步減少,從中長期來看,液晶顯示設備、鋰電池及汽車等日本產業將受到嚴重影響。過渡期之後,日本每年對華商品出口將減少68億美元。

日本貿易振興機構亞洲經濟研究所發表的研究報告也顯示,中韓簽署自貿協定後,韓國每年向中國市場的出口將會增加277億美元。在對第三國造成的影響中,日本首當其沖,預計約有53億美元的出口將被韓國商品取代。

日本業界領導人紛紛表示,日本企業希望政府能夠積極推動三國自貿協定談判,盡快建立三國自由貿易區。他們敦促日本政府應該以更加務實的態度、更切實的舉措,盡早結束三國自貿協定談判,抓住中國經濟繼續較大幅度增長、消費市場進一步擴大的良機,增加日中之間的貿易合作,進而推動日本經濟復蘇的進程。他們認為,如果日本政府隻重視《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而忽視瞭建立中日韓自由貿易區,那麼日本企業將在中國失去眾多商業機會。

與此同時,在TPP完成談判而中韓沒有參加談判的情況下,推進中日韓三方的FTA對於中韓兩國而言同樣也顯得十分重要。中日韓自貿區談判已成為三國推動的重要目標。

在加快推進中日韓自貿談判取得進展後,習近平主席訪問新加坡還將開啟中新自貿區升級談判。中國與新加坡之間2008年已經簽署自由貿易協議,但該協議主要限於雙邊貨物往來,雙邊關於投資和服務領域的自貿安排仍然為零。此次雙邊自貿區升級談判對兩國而言都將十分有利。

拓展產能合作

中國和亞洲國傢的經濟合作是多方面的,而產能合作正呈現新的特點。隨著中國經濟的升級轉型,中國與其他經濟體的產能合作日益成為中國推動經濟外交戰略的新名片,在亞洲國傢也同樣如此。多年的改革開放中,中國吸引瞭發達國傢的產業轉移,反過來也推進瞭中國經濟的發展,提升瞭中國產業鏈地位,使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傢的產能合作能多頭並進,面對更有利的新環境,同時反過來推動中國經濟的升級轉型。預計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新加坡兩國和李克強總理出訪韓國後,中國與相關國傢在產能合作有望進一步展開。

從中日韓三國情況看,其發展水平各異,經濟結構互補,合作潛力巨大,產能合作對各方有利。李克強總理此次訪韓時表示,中國願將工業體系完整、裝備制造集成和施工建設能力強、性價比好的優勢與韓日高端技術相結合,同周邊國傢發展需求相對接,重點在基礎設施建設、工程機械、建材、電力等領域開展國際產能合作,打造三方合作新品牌,為各自發展和區域經濟增長以及全球經濟復蘇增添新動力。這一建議已經得到日本和韓國積極響應。三國領導人在會後發表的聯合宣言上就表示,同意三國企業在第四方市場的制造業和服務業加強產能合作。

國傢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國際經濟合作室主任張建平表示,日本在產能和技術裝備水平上處於最高端,韓國處於中高端,中國正在從過去的中低端逐漸向中高端邁進。隨著今後中國發展水平的提高,中日韓之間的產能合作將由原先的垂直分工為主,逐漸向既有垂直分工也有水平分工的方向發展——提升中國到日韓的產業投資,從而打造中國到日韓投資所形成的產業和日韓到中國投資產業的水平分工格局。

國傢發改委對外經濟小額汽車貸款研究所貿易與投資研究室主任王海峰表示,中日韓的產能合作更多集中在高科技領域。從技術分工來講,日韓在高科技領域產能過剩,可向中國轉移。在傳統領域,中國有資金和成本優勢,可向日韓轉移。

泰國正大管理學院中國東盟研究中心主任湯之敏認為,中國近來力推國際產能合作,這次提出“打造三方合作新品牌”為實現國際產能合作提供瞭新的思路,為中日韓在第四方,比如泰國或其他東盟國傢的經貿合作開啟瞭大門。

日本慶應大學經濟學教授大西廣認為,日本在三方合作方面應加強力度。他表示,日本經濟界最關心中國市場,但在對華經濟合作方面,日本已落後於韓國,日本政府應有危機意識,抓住這個機會追趕韓國。

中越兩個邊界接壤的鄰國在產能合作方面的空間也十分廣闊。越南位於海上絲綢之路沿線,中國提倡的“一帶一路”倡議和越南的“兩廊一圈”戰略計劃正準備進行有效對接,這將進一步釋放中越產能合作的巨大潛力。

越南的“兩廊一圈”計劃即建設昆明-老街-河內-海防和南寧-諒山-河內-海防兩個經濟走廊以及環北部灣經濟圈,由越南領導人於2004年訪華時提出。今年9月中旬,李克強總理和張高麗副總理在北京分別會見瞭越南副總理阮春福,雙方同意將“一帶一路”倡議和“兩廊一圈”戰略計劃進行對接,推動兩國在工業產能、貿易和投資等領域的合作。

近年來,中國企業在越南的投資不斷增加,經營范圍和規模不斷擴大,更有一批超過1億美元的大項目陸續投產,為促進越南產業結構調整、增加社會就業作出積極貢獻。由於工業園能有效降低成本和風險,在越南建立工業園一向被視作推進中越產能合作的主流做法和理想方式。目前,中越產能合作勢頭十分強勁,小到電動車,大到光伏產業,產能合作正在展開。預計未來,中越企業將積極推進產能合作,尤其在高技術、高附加值領域,產能合作方興未艾。

新聞來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20151109/005923710077.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樂綠網路分享  的頭像
樂綠網路分享

台灣痞客邦

樂綠網路分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